忍者ブログ
未染色的人造花
2018.11.15 Thu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2.06.20 Wed
作者:kianspo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26567
配對:Arthur/Merlin,現代架空
分級:NC-17
字數:原文2316/譯文4012




A Change of Pace


2.
 
Arthur匆匆趕回家。他直覺,要是這個叫Merlin的人過去三天都睡在辦公室裡,他可能會想立刻搬進來。他的猜想準確無誤,因為他很快接到一通Morgana的電話,要他五點左右在家等Merlin。
 
莫名其妙地緊張起來,Arthur開始打掃公寓。其實公寓乾淨得像剛搬遷進來一樣,但所有人都會在迎接訪客前整理房間,不是嗎?這只是出於禮貌的舉手之勞,檢查空置睡房是否一塵不染、置物櫃裡是否存放了嶄新的床單,以及……總之Arthur確保了一切都井然有序。

Arthur當初選擇雙睡房公寓是考慮到實用性。例如有朋友前來造訪、Morgana再次因為在浴室裡養蛇而被趕出去,又或者是有人需要留宿。但事實總是不如人意。Arthur在畢業後就沒和任何朋友講過一句話(除非每年一次的生日來電也算);他變得和Morgana前五任業主一樣,無法忍受她家的蛇;也從來沒有人在他的公寓留宿過。

那間空置的睡房依然原封不動地保持著新居狀態。望著色調祥和的綠色牆紙和床單,Arthur心想,處女,並陷入了一陣竊笑。然後他皺著眉頭命令自己停下來。他已經準備就緒了,但那個叫Merlin的傢伙遲到了。Arthur不能忍受不守時的人。
 
暗地裡罵完後,Arthur退回經常被他當成書房的客廳,並盡職地察看由公司的香港分析師發來的最新股票預測。不過,他無法控制自己不自在地留意一分一秒過去了的時間。
 
最終在五點半,門鈴響了。煩躁的Arthur一言不發地按下開門鍵,並往褲子上抹抹突然出汗的手掌。【*17】縱使聽起來很荒謬,但他真的非常緊張。他無法解釋為何他要四處檢查,保證一切都井井有條,搞得像是要Merlin對他留下好印象。要知道,平常都是其他人想要讓Arthur留下好印象。
 
太荒謬了。
 
Arthur擠出一聲笑,這實在太荒謬了。也許Morgana掛在口邊的侮辱不完全是錯的,他的確該多參加社交活動。

門口傳來一陣敲門聲。Arthur堆起禮貌的微笑,然後打開門。
 
突然卡在喉嚨間的呼吸害他嗆到,他急忙用一聲發抖的咳嗽掩飾過去。
 
圍巾,是他第一個念頭。靠,他可真好看,是他第二個念頭。第一和第二個念頭非常接近,兩者要在他腦海裡的終點線前廝殺一番才能分出高下。

“嗨。”門外的男人有點猶豫地朝Arthur微笑。

身材高挑的他,黑髮巧妙地造型得像剛被微風拂過,而那瘋狂的顴骨估計能割碎玻璃。他身穿的深色牛仔褲在膝蓋處故意撕破了,破洞甚至大膽延伸至大腿上。他套著一雙及膝的黑色皮靴、一件諷刺地印著“奧美錯了”的合身T恤【*18】,還有一件舒適的深灰色外套。那條引走Arthur注意力的血紅色圍巾比想像中寬大,但卻沒有遮蓋到多少皮膚,反而是更多地暴露出細膩蒼白並且優雅的頸部。
 
“你好。” 為自己的聲線皺眉,Arthur清清喉嚨。“你肯定是Merlin了。”
 
他內心為自己說出的話而感到挫敗,太冷淡了,甚至可說是傲慢。但是眼前這位不可能不是Merlin的人,只是加深了笑容。
 
“我肯定是。”他同意道,嗓音透著少許戲謔。“而你是Arthur,Morgana的弟弟,也是來拯救我的騎士。很高興認識你。”
 
Arthur下意識地握住了對方伸出的手掌,並盯著Merlin手腕上綁著的皮革編織手繩。和Arthur的手相比,他的手看起來一捏就碎,但握手的力度卻是堅定而樂觀的。Arthur從不知道握手也能展現出樂觀

“請進。”
 
Merlin拖著一個破破爛爛的行李箱進門,用坦率好奇的目光環顧四周,眼睛閃閃發亮。這雙眼睛令房間輕鬆明亮起來。Arthur在心中給自己一巴掌,然後關上大門。

“你只帶了這些?”他指著行李箱問。

“嗯,是的。”Merlin朝他露出一個有點羞怯的笑容。“我的業主突然說要重新裝潢,他說他一個月前已經想告訴我了,只是我從不回家。呃,我的確有點難找。總之,我完全不知道裝潢這回事,在他帶著裝潢工人出現並叫我離開時,我只好把伸手可及的乾淨衣物全塞進去。”他笑著拍拍行李箱。“老實說,我甚至不清楚箱裡有沒有牙刷或是另一條短褲。”

Arthur難以置信地盯著他。“那……你打算怎麼──”想到有人能如此缺乏條理,他驚訝得甚至無法問完問題。

“我打算要用甚麼才去買。”Merlin說,並露出令人驚歎的不在乎笑容。“並且在找到地方住後,才回去拿我的東西。”
 
“對。”Arthur默默點頭。“當然了。”
 
他突然想到,Merlin大概也是那種不寫購物單就去買東西的人。這個想法害他有點頭暈目眩。
 
“對。”他重複。“好吧,這兒就是你要住的地方了,客廳這裡隨便使用。那邊是我的房間,這邊是你的。你覺得可以麼?”

Merlin像小孩似的著迷地看向四周。“噢,這裡真的……很漂亮。還很……空曠。”
 
“你不喜歡。”Arthur訝異地發現他的心倏然下沉。他沒有意識到自己想Merlin喜歡他的公寓,或是說喜歡。他真的表現得太荒謬了,他甚至還不算認識Merlin。
 
“不是!”Merlin快速地搖搖頭。“只是這裡和我家很不同。我喜歡這裡,很安靜。”

“是啊。”Arthur抿著嘴唇回答。
 
“聽著。”出乎意料地,Merlin拉近和Arthur的距離,手指環繞著Arthur的手腕。“你不需要這樣做的。我很瞭解Morgana,她為了達成目什麼都會做。老兄,如果你不想我住在你家,說一句就好,我不會介意的。我知道她能變得多可怕,而且我絕對可以去找別的地方住。我的意思是,你根本不認識我,而且──”

“不、不。”Arthur輕呼口氣,和Merlin過於接近令他失去判斷力和暈頭轉向,個人空間不受到尊重令他感到不快。他能嗅到Merlin散發出隱約而誘人的香氣,不知道是須後水、洗髮水、髮膠或是什麼東西。Arthur咽口口水,他的喉嚨很乾澀,心臟跳得該死的快。
 
“別擔心,Morgana沒有強迫我讓你住下。”他艱難地吐出這些話。“這──這裡有時候太安靜了,就像你說的。我不會──介意有個伴。”
 
“真的?”Merlin綻開笑容並鬆開他的手,然後踱來踱去細看房間。“那麼,我想我們肯定能好好相處。”

Merlin的笑容極具感染力,Arthur下意識也回以笑容。他實在無法控制自己。
 
接下來,Arthur正式向他介紹公寓各處。Merlin全程都禮貌地保持著愉快的情緒,也沒有問能不能在客廳存放可樂之類帶有潛在危險性的問題,令Arthur松了一口氣。Arthur為自己對Morgana朋友的成見而感到有些內疚,本來他潛意識地認為新房客會像幾年前的Mordred一樣是個瘋子。

Merlin和Mordred完全不同。他擁有燦爛的笑容、輕快的笑聲,還有鄰家男孩般外向友善的性格。總之他是個看起來很不錯的傢伙而不是瘋子,縱使他的穿著像是要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Arthur不能責怪他的品味,即使他很奇怪Merlin的褲子為什麼能在他身上。每當他擺動手臂,T恤的下擺就會扯高半吋,並露出皮帶上方撩人的肌膚和突出的髖骨。Arthur費了很大勁才能移開視線,如此……大膽的衣著令他感到燥熱。
 
走到廚房時,Merlin對著Arthur那台昂貴的咖啡機高叫,“噢。”他仔細地研究著咖啡機,聲音裡充滿困惑。“這台咖啡機是全新的,你沒有用過?”

“我比較喜歡茶。”Arthur回答,並用懷疑的目光盯著這台外表極具威脅性的機器。“而且我總覺得如果按錯鍵了,這台機子就會發射核導彈。”
 
Merlin大笑起來,“介意我用它麼?雖然我平常喝的是即溶,但是我一個小時不攝取咖啡因就受不了了,所以我經常都會用到咖啡機。”
 
Arthur作出一個優雅禮貌的手勢,“請。”
 
Merlin展開笑容,“我告訴你,我泡咖啡的技巧可厲害了。等我泡好了,你甚至可能會愛上咖啡。”
 
Merlin一邊和他聊天一邊對咖啡機施展魔法。Arthur努力跟上Merlin迅速的動作和改變得與雙手同樣迅速的話題,不過他很快就知道兩件事他都沒可能成功。
 
他突然感到很難過,為自己說不出任何有趣的話(事實上他是連一句話都說不出)而深感無力。Merlin完全是陳詞濫調的相反,他就像一隻異國鳥兒,不小心被困在不適合牠居住的半球裡。Merlin隨時會對Arthur唱出歡快的再見,然後消失在彩色旋渦裡,回到屬於牠的神奇熱帶國度。

“抱歉。”Merlin驀然說,並伸手觸碰Arthur的手臂,動作如呼吸般理所當然,“我話太多了,對不對?”

“不是。”Arthur凝視著Merlin的手指答道,“不是的,只是──”

“真的很抱歉。”Merlin看起來非常歉疚,“當我緊張時就會變得喋喋不休了。”
 
Arthur瞪大了眼睛,“你很緊張?”
 
Merlin臉上突然現出一對酒渦,他臉紅著把目光移向地板,睫毛輕輕抖動著。
 
如果說之前只是Arthur的幻想,那麼他現在絕對可以肯定這並非想像,而是千真萬確的。

“我可能有點。”Merlin坦誠並抬起頭,眼神婆娑。
 
他在調情

Arthur嘗試咽口水但失敗了。意識到自己的嘴巴啟啟合合卻說不出話來,臉倏地就紅透了。

Merlin的嗓音帶笑,似乎很喜歡看到他氣急敗壞的樣子,“你太認真了,Arthur,說實在有點嚇人。”

Arthur甚少會支支吾吾或是無言以對。若是有關中國經濟增長,或是美國發動另一場戰爭的話道指【*19】的前景,他可以滔滔不絕的講上好幾個小時。他也懂得演講(準確來說是已經試過),並且是對著手握全球經濟未來,在金融界舉足輕重的人演講。他曾試過在喬治‧他媽的‧索羅斯【*20】面前演講(只試過一次),還因此收到錄用通知。
 
他曉得怎麼發表理性的演說──非常理性的那種。
 
現在,即使他索盡枯腸也想不出能說些什麼。
 
幸好,Merlin的手機在此刻響了。Merlin瞥眼來電顯示後做了個鬼臉,轉頭向Arthur歉然一笑就站直身去接電話。
 
為保持自己忙碌,Arthur有點機械化地清洗著他們的杯子(一如承諾,Merlin泡的咖啡味道相當不錯)。當Merlin重新在廚房冒頭,Arthur正好在毛巾上擦乾雙手。

“聽著,Arthur,你有安排麼?”

Arthur皺起眉,“安排?”
 
“今天晚上的安排。我知道是有點突然,而且你大概也已經厭倦應付我了,但是我留意到客廳牆上的那幅畫──你是個藝術迷,對嗎?”
 
Arthur移開視線,其實他很討厭那幅畫。那幅靜物畫非常難看,畫著嘔心的茄子,風格無比怪誕。Arthur是在一個慈善拍賣會裡買下這幅畫的,因為那位愁眉不展的年輕畫家看起來太絕望了。很多次Arthur都想丟了它,但他發現它依然有一個可取之處──惹惱Morgana。

“我並不算是藝術迷。”

“其實──”Merlin漫不經心地揉揉他的後頸,Arthur注意到他脫下了圍巾。“我有個朋友是藝術家,搞當代藝術的。”他表情怪異地補充,“今晚是她藝術展的開幕式,通常我都不會去的,但我答應了……你會想去嗎?”
 
Arthur眨眨眼,“現在?”

“嗯,是現在,如果你沒有別的安排的話。”

“呃,我想沒有。”

漾起微笑,由衷真誠並且毫無防備的希望點亮了Merlin的臉龐,Arthur被自己想要打碎這表情的念頭嚇壞。“那麼你要來?”
 
“是的。”Arthur心中一涼,他沒得選擇,不是麼?

有那麼一瞬間,Arthur以為Merlin會擁抱他,因為他像是喜歡抱抱的那類人。他甚至已經控制好自己,不要對這種不尊重個人界限的不得體舉止作出反應。

但是Merlin只是對他綻開笑容,並以一種令Arthur悸動的聲調說,“很好。”

驀地,Arthur腦海裡閃過他躍下懸崖墮向黑暗的映射。Arthur打了個寒顫。
 
這並不是一個快樂的念頭。

-
 
【*17】門鈴與開門鍵:指的是公寓大樓的大堂外面,呼叫樓上住宅開門的門鈴,和公寓內幫樓下開門的按鍵……我實在不知道正式名稱……
 
【*18】奧美錯了:Ogilvy had it wrong,就是Merlin任職創意總監的公司。奧美的廣告曾牽涉不少有關人道性或是誠實性的爭議,估計這句口號就是在諷刺這些。身為奧美員工還敢穿這衣服真是太有膽量了……
 
【*19】道鐘斯工業平均指數: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由華爾街日報和道瓊公司創建者查理斯‧道(Charles Dow)創造的股票市場指數之一。這個指數作為測量美國股票市場上工業構成的發展,為其中一個最悠久的美國市場指數。
 
【*20】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著名的貨幣投機家、股票投資者、慈善家和政治行動主義分子。索羅斯的名聲毀譽參半:他的幾次投資,曾令相關國家的財富大量流失;為增強東歐和俄羅斯社會的開放性,他曾捐款過幾十億美元。可見索羅斯是一個激具爭議,同時亦是極具影響力的人。文中Arthur說的是George “fucking” Soros,大概是想表示Arthur(或是作者)對他非常不屑。


End of Chapter 2.
PR
←Next ☆  Home  ☆ Prev→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rofile


KSANA

港產,ドS文青,上圖單是賣萌用。
內心還算少女,辣食依存。
脫坑唱見廚,目前沉迷英美三次元。

Twitter/微博
→加時請務必註明是同好。

本站所有文章及翻譯均為禁止轉載。
Alive
Calendar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Comment
[06/27 ミサ]無題
Search
CM
*Admin  *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