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未染色的人造花
2018.11.15 Thu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2.03.13 Tue
R級,試圖描寫蜥蝪跟惡魔的人生觀和愛情觀

──俯首,啟開佈滿鋒尖肉食牙齒的地獄門,再度咬住蜥蝪舌頭,然後啃噬著。從惡魔的瞇眼和蜥蝪的吟喘得知彼此都享樂至極。
 
──以微笑作答允,蜥蝪冷靜地直視用手叉住他頸子的惡魔。手勁很重勒得他汲取不了氧氣,臉色開始泛紅。二人相望後笑,葉柱類覺得缺氧感受美妙。




溫柔妄肆
 
 
世人總是群居,而凡人總是否定集聚。為求生存,人類緊撈伸手可觸之物作依歸。同時,萬物之首以滅殺摧毀咫尺之物作食糧。
 
毀壞、撕裂、消滅。因而,生物需要絕對破壞的能力。
 
 
I felt breathless whenever I touched you.
 
 
長而濕的舌舔著尖削既敏感的妖精耳朵,而異於常人的雙手沒閒置,摸索著白襯衣的鈕釦,卻因指腹濕滑無法順利解開。身下的惡魔咯咯地嘲笑他廢柴。
 
「幾顆爛釦子死蜥蝪也搞不好嗎?」
 
被觸碰地雷的葉柱用粗劣的字眼咒罵他。終究順利打開全部鎖釦,邊愛撫胸口肌膚邊欺上教他煩擾的笑容。如蜥蝪般長的舌頭挑釁著惡魔,但被長舌捲住讓他無法反擊。於是起動銳尖的惡魔牙狠勁咬嚙,鮮血甜膩地從嘴裡築巢。
 
「該死!又咬我!」
 
破洞剎那他敏銳地抽離並縮回探勘中的手。籍此瞬,蛭魔使動全力反撲檢視正痕跡的蜥蝪,僅半秒就將形勢逆轉。即便只有丁點空隙,他都盡責地突入。
 
「嘻嘻,惡魔四分衛可不是當假的。」
 
由於被惡魔的下半身壓著胸膛跟手,即使身為最兇悍線衛的葉柱,也對突然換邊的狀況無計可施。嘴裡吐出更多更顯粗鄙的語句,長舌一吞一吐。
 
蛭魔倏然伸手擄掠那時現時隱的舌頭。溫熱觸感教雙方都忐忑,鋒利的指甲拭刮著舌面的凹凸,又撥弄著舌低的連接神經。敏感點被玩弄,葉柱的身軀不甘地扭動,只被允許從封口的嘴巴輕傳出喘息和呻吟。
 
俯首,啟開佈滿鋒尖肉食牙齒的地獄門,再度咬住蜥蝪舌頭,然後啃噬著。從惡魔的瞇眼和蜥蝪的吟喘得知彼此都享樂至極。
 
突然鬆齒抬身,蛭魔說話的嗓音比夙昔要惡毒、殘暴:「死蜥蝪,有時候我真的想狠狠地撕碎敲碎你的夢想,想把你踩在腳底下。」
 
「彼此彼此。」難得葉柱沒有因而動怒,還肯玩味心地回答:「你知道的,秋季大賽以後我就越來越討厭你這個得到隊員贊同的隊長。」
 
聽聞答腔的惡魔滿意地勾起巨大如小丑的笑容:「那麼殺掉你可以嗎?」
 
以微笑作答允,蜥蝪冷靜地直視用手叉住他頸子的惡魔。手勁很重勒得他汲取不了氧氣,臉色開始泛紅。二人相望後笑,葉柱類覺得缺氧感受美妙。


End.
PR
←Next ☆  Home  ☆ Prev→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rofile


KSANA

港產,ドS文青,上圖單是賣萌用。
內心還算少女,辣食依存。
脫坑唱見廚,目前沉迷英美三次元。

Twitter/微博
→加時請務必註明是同好。

本站所有文章及翻譯均為禁止轉載。
Alive
Calendar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Comment
[06/27 ミサ]無題
Search
CM
*Admin  *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