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未染色的人造花
2018.08.21 Tu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2.03.11 Sun
NC-17,含暴力和強迫性愛,慎。

──赤羽紅瞳中的冷漠教他打顫,但卻依然不肯認輸死命緊抓著他的衣領。近在咫尺的臉勾勒起讓他更為恐懼的微笑,唇畔的殘忍終究害他不留神放開手。

──垂首的佐佐木嘴唇微啟地獃立著。對於他的惱怒、失落,赤羽嗤之以鼻。可是僅僅這樣並不足夠。他需要能夠徹底把他的自傲毀滅的方法,一種能讓他的自信完全塌毀沒法修補的酷刑。他要佐佐木功太郎向他求饒。




異端嗜毒的非吸毒者


互撐踉蹌的軀體跌落升降機,彼此索取骨殖間最渴求的燙滾慾火。雙方灼滾的唇瓣從親吻對方變換成漫不經心的啃咬,濕燙的十指愛撫早已熟稔的髮膚,汗水口水跟七情六慾勾纏,交織糾葛的影倒臥在反光門。

機械轉動九層就停止前進,銀門拉開連帶把相擁的影子扯裂,本體維持抱攬姿態瞪視啟開的隙縫,然後赤羽伸展食指勾托佐佐木的下顎。

「開始後悔沒買最高的樓層了?」弧度末端擔負諷意,語音顯露難再按捺的歪曲令聲音倏然性感無比。再度使勁挺壓往牆方,赤羽恣妄蹂躪他紅腫的唇。

借喘息剎間佐佐木抬腿想反擊,卻被捉緊懸空的腳跟。重心依仗失落的佐佐木拒絕伸手撐牆減緩墮跌速度,同樣,赤羽只張手打算迎接,欠缺支架下墜身體念頭。倒地前刻二人不約而同舉手輕撐地板,雙雙混淆成堆摔出密閉空間。

九樓燈火通明,卻因午夜寂靜而顯得慘淡哀愁。銀色鐵門在他們身後閉合產生沉重音律。攤倒鈕釦被自己扯掉而露出胸膛的赤羽身上,噘嘴的佐佐木顯得愜意過盛,指尖任性地輕柔滑過對方裸露的肌膚。

抬手想要壓低佐佐木的頭顱再次熱吻,卻被他靈巧躲開。赤羽瞇眼,盯著他俐落地從自己牛仔褲屁股的口袋抽起鑰匙然後站直,驀地對他的熟練感到好笑。跟隨著他緩步踱到走廊最遠的屋門,在佐佐木垂頭開鎖時趁機從後環他的腰。

厭煩地掙扎,瞇起的瞳孔擺明著不滿。「走開啦,變態。」無端被責罵的他變本加厲,把紅色的頭擱在佐佐木的肩窩並且磨蹭著。

「功太郎,不想做了嗎?」輕挑的語氣彷似逗弄小孩。

咬牙切齒導成句子的含糊不清:「知性能凌駕肉體,你說的。現在原原本本還與你。」扳開赤羽緊箍的手臂,一逕地開門進去。

興緻盡失的赤羽撇撇嘴角,連自己都失去性慾。只是還嘴硬,決心要聽見他嘴裡傳出求曉的話句。睥睨著佐佐木的紅眸緊追住他的動作。

「兩件事根本有異無同。」

「我說不做就不做。別囉嗦,真是毫不瀟灑。」佐佐木擺弄著本來擱在沙發上的美式足球,紅嫩的嘴唇再次噘起。赤羽很想毀壞眼前這個自大的人。

「就說我們的音樂性有差異。」此言貌似又教他惱火,只見佐佐木刷地站直身子,用自豪的長腿急步跨向還佇足門邊的赤羽。仗籍比他高一吋左右,提起他剛扣上的衣領,對赤羽大吼著。

「你對我到底有甚麼不滿?我不如你是MVP選手,我沒有各種出色的能力,我只有一雙踢球率一百的腿!我不努力的話根本無法追上你,甚至無法再待下去!難道你還有鄙視比你努力的人的壞毛病嗎?」

赤羽紅瞳中的冷漠教他打顫,但卻依然不肯認輸死命緊抓著他的衣領。近在咫尺的臉勾勒起讓他更為恐懼的微笑,唇畔的殘忍終究害他不留神放開手。

「功太郎,要哭了嗎?」嗓音如昔但隱透殘酷感,婉柔的語句配上不以為然的神情,赤羽戲謔佐佐木之意明顯得過份。「功太郎,想回家嗎?」

垂首的佐佐木嘴唇微啟地獃立著。對於他的惱怒、失落,赤羽嗤之以鼻。可是僅僅這樣並不足夠。他需要能夠徹底把他的自傲毀滅的方法,一種能讓他的自信完全塌毀沒法修補的酷刑。他要佐佐木功太郎向他求饒。

於是他用手肘朝佐佐木的下腹施以重擊。吃痛的捂住腹部,嘴裡吐出不甚清晰的話語,赤羽懶得去理解,從唇形推測大概是為甚麼。

趁機把他壓倒在地上,背上受撞擊而呼痛的佐佐木掙動著,想要脫身卻比不過赤羽的力道。對他的反應赤羽只感到殘缺的快感。

「怎麼了,功太郎?當初勾搭我的是你吧?」

頹然闔眸,佐佐木放棄的態度教赤羽更加惱怒。不是的,他要的不只這樣。狠拉掉白色的皮帶,再用粗暴的力道扯掉長褲跟內褲。

「…不!」驀地睜大雙瞳,受驚的佐佐木繼續反抗,弓起軀體亂蹬著腿。聽見他抵抗的聲音,赤羽更想加以虐待讓他更絕望。

沒經過絲毫潤滑和愛撫,手指俐落地脫掉褲子的赤羽強行挺身。內壁道受到異物的強行突入,壓迫著內膜的神經。殘忍的抽插讓後面竄出血腥味道。

還不夠。佐佐木功太郎尚未求饒。

背抵住堅硬冰冷的地板,教佐佐木的背部酸軟麻痺。雙手捂眼,卻被赤羽扯開手用丟在一旁自己的皮帶綁住。

「很辛苦吧?哭吧,叫出來吧,功太郎。」

寧可牙把唇咬得冒血也絕不哭、不叫,佐佐木強忍住被辱感和痛疼感開口:「請你…不要叫我功太郎。」

甩他一巴掌,然後赤羽親吻他的唇。佐佐木唇瓣上的血印到他唇上,不溫不涼的笑容沾上鮮艷。他再甩一次巴掌。

「你可沒有資格決定我要怎樣叫喔,我就是喜歡功太郎。功太郎、功太郎、功太郎、功太郎、功太郎、功太郎。不忿是吧?」

稱赤羽意,佐佐木哭了。淚水淌過眼角滑落到耳際,他心裡期盼著淚能把自己弄聾。他再也不願意聽見赤羽隼人冷酷無情的嗓音。

可是我愛你,赤羽隼人。


End.
PR
←Next ☆  Home  ☆ Prev→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rofile


KSANA

港產,ドS文青,上圖單是賣萌用。
內心還算少女,辣食依存。
脫坑唱見廚,目前沉迷英美三次元。

Twitter/微博
→加時請務必註明是同好。

本站所有文章及翻譯均為禁止轉載。
Alive
Calendar
07 2018/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Comment
[06/27 ミサ]無題
Search
CM
*Admin  *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