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未染色的人造花
2018.08.21 Tu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2.03.19 Mon
初刊《Love is War》,顧及主筆排版首次嘗試這種斷句。
本子主要配對均為正常向,峨圓其實不甚明顯。

──那次,是妳首度了解他心底的熱情。他把妳身上的刺,一根一根拔下來再燒過清光。盡管有燃不盡的頑刺,他依舊執起妳,卻又死而無憾。

──那個男人,令他血液裡潛服的某種力量釋放。一種為目的而不擇手段的力量。妳很清楚這種偏激的做法,源自他對勝利的執著,以及對妳的執念。




有如不死玫瑰
  
 
妳是他高傲的存在。
而他是予妳憐愛的存在。
 
 
冷得發顫的冬日、造型可笑的雪人。
妳永遠都會記得這一天,因為他是頭一個,對冷若冰霜的妳展現溫度的人。
 
『我一定會讓學姊,看到勝利的朝陽。』
 
那次,是妳首度了解他心底的熱情。
體會他未被其他人所理解的,讓妳得到了一種熱淚盈眶的自傲感。
然後,妳喜歡上隱藏在冷靜外殼下的熱度。
 
他把妳身上的刺,一根一根拔下來再燒過清光。
盡管有燃不盡的頑刺,他依舊執起妳,卻又死而無憾。
 
 
「學姊。」
 
妳才剛跨出教室門,就瞥見他倚住牆笑得燦爛。
也許有人會反駁,他從來只會笑得奸詐,妳卻會肯定地說,那是燦如煙火的笑。
每次看到唇邊那朵嬌花,妳就會突然感到愉快。
 
「抱歉,讓你久等了。」
「那裡,等待學姊是一件讓人愉快的事。」他眼角的溫柔,教妳何等陶醉。
盯住那眼邊的柔、看著那唇畔的雅,妳似乎稍微了解到女同學為他神魂顛倒的理由。
雖然,攝住妳的是他那深藏的熱,這表面的溫卻依然迷住妳。
 
「快去社辦吧,今天我們就練習──」
「我想約學姊到海邊逛逛。」
他永遠都有出人意表的舉動,而秩序井然的妳卻又不討厭。
 
 
「我都不知道你來看海的嗜好?」縱然嘴裡駁斥著,妳卻隨著他的腳步。
「喔?我認為我在學姊眼裡是個優雅的角色?」
「……在我看來,只是個執著於遙遠目標的笨蛋。」不過妳喜歡這種盲目的執念。
「對著看姊,我實在無法否認這點呢。」走在妳前面一步,他輕笑。
 
久了,妳發現他似乎很習慣「一步」的距離。
一呎多之遙,象徵著的是他體內所流的血的驕傲。一種不容任何人超越的傲慢。
 
「到了,我就是想讓妳從這裡看。」妳隨他停下步伐。
昂首,妳看到的是閃爍著澄藍色的水面,以及海岸線那端透出日末氣味的日暈。
遙遙相對的夕陽與海水的融合,教妳不期然獃立著,久久接不上話。
「這種伸手不可及的距離,很令人心動吧。」勾回妳的思緒,妳把目光落在他背上。
「啊、有股神聖不可玷的感覺。」
 
他轉身,柔媚的雙眸恰巧停在妳身上。
「是嗎?看到這種景色,我覺得不論如何都要把她搶到手。」
「所以,學姊,我一定會把那份榮譽摘下來送妳的。」
 
逆光而佇的他,看起來是如此的奪目、如此的讓人屏息。
在那刻妳深受感動,妳是如此相信他。妳甚至認為,他已經得到最高的寶座。
 
 
可惜,一切都不如所想般順行。
不知受誰慫恿,令他見識到妳一直都緘口不言的,力量的巔峰。
對於那種讓人顫慄的力量,妳不知道該如何跟他坦白。
但,就在妳做好模擬對白之前,他就自行找到足以對抗那股力量的辦法。
 
就是「原點的力量」,那個他。
自從他帶回那個男人,妳感覺到他在逐漸改變。
 
從來,妳沒看過任何一人被他先走。因為他說,穿越別人所看的世界不夠完美。
但這樣說的他,卻讓那個男人比他先行,並且帶領著他。
然後用著頂端的力量,試圖去衝擊另一個力量。
 
那個男人,令他血液裡潛服的某種力量釋放。一種為目的而不擇手段的力量。
妳很清楚這種偏激的做法,源自他對勝利的執著,以及對妳的執念。
可是,妳無法接受一個越來越陌生的他。妳很了解這是他的原樣,但卻無法接受。
 
妳開始厭惡這份衝勁,甚至認為即使他放棄夢想,也比他堅持執念好。
於是妳開始拒絕他、疏遠他,一次又一次地將他的自尊敲碎。
 
可笑的是,妳又沒辦法完全否定他。
 
 
「嗯,給我訂一百束就可以,記得寫上送禮者是我。」剛踏進,妳就看到在通電話的他。
沒有穿著球衣,而是套著西裝校服,他掛上手機朝妳笑得一臉無辜。
 
「又在幹那種骯髒勾當。」妳抑止感情,盡量不把它浮然出。
「骯髒…好殘忍的形容詞呢,果然一如瑪利亞。」
 
瑪利亞。讓妳討厭的名稱,代表著他對妳的執念已經變質為扭曲的執拗。
 
「我最討厭你的計略。」
「兵行險著,這種謀略挺有趣嘛。而且,打碎別人的夢想也很有快感。」
「變態。我還討厭你這種若無其事的反應。」
「連我也討厭了嗎?不過,這就是瑪利亞啊──我說。」
 
妳後來很後悔,當時沒有問他知不知道。
其實破壞他人夢想的同時,自己的夢想也將被摔得體無完膚。
 
 
結果一切都結束了。比賽、約定、連妳和他之間,甚麼都結束了。
然而,令妳真正醒悟所有都真的完結了,是落敗後一星期。
 
大戰剛結束誰都沒有幹勁練習,妳本來打算趁此收拾一下,推開門卻是一片血紅。
玫瑰花束堆積如山,過濃的味道教妳喘不過氣,妳越過花海尋著他。
沒見到他的蹤跡,妳倍覺惱怒,積累的忿然、忌妒、不甘、自嘲一容而上。
於是執起一束纏著白絲帶的玫瑰,丟在地上狠狠踩爛。
 
高跟鞋的鞋跟壓爛瓣葉、折斷花莖,殘骸孤芳自賞地綻開另一株艷麗的花。
妳倏地想起,那天他對妳所說的一句一話。
 
『為了得到一切,到頭來卻失去一切。』
 
他錯了,他並沒有失去一切。至少,那個男人還會陪在他的身邊。
失去一切的,終歸只有妳。
 
然後妳哭了。妳深切的了解到,一切都完了,並且是自己親手毀掉。
燙滾的淚在臉上烙印軌跡,妳止不住,只好捂臉嘆息。
 
 
妳知道,他就似朵不死的玫瑰。


End.
PR
←Next ☆  Home  ☆ Prev→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rofile


KSANA

港產,ドS文青,上圖單是賣萌用。
內心還算少女,辣食依存。
脫坑唱見廚,目前沉迷英美三次元。

Twitter/微博
→加時請務必註明是同好。

本站所有文章及翻譯均為禁止轉載。
Alive
Calendar
07 2018/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Comment
[06/27 ミサ]無題
Search
CM
*Admin  *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