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未染色的人造花
2018.08.21 Tu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2.03.17 Sat
撒糖用聖誕文,事隔多年依然是:唔哇、後面那對崩壞的情侶是誰orz。

──突然劇情進展到寒冷的十二月,聖誕節就似催化劑讓少女漫畫倏然轉撥成晚間劇場。吃過大餐之後攬住腰身繞過脖子就旁若無人的親吻起來,不小心走火還會一直滾到床上去啃咬。

──孩子們唱福音的嗓音,紛紛顯示出他們對聖誕老人、聖誕精靈的期待,還唱出一個又一個的“Yes, Virginia, there is a Santa Claus”故事。




三人踩著兩獸行


如果說情人節是告白的節日,那麼聖誕節就是相愛的時節。
 
在情人節遞出注滿愛意的手作巧克力,嘴裡唯諾著“學長我喜歡你”,然後對方驚訝過後也支吾地回“其實我也喜歡你”。頭段日子是花漾上連載的純愛少女漫畫,牽個手抱一下都要猶豫許久。
 
突然劇情進展到寒冷的十二月,聖誕節就似催化劑讓少女漫畫倏然轉撥成晚間劇場。吃過大餐之後攬住腰身繞過脖子就旁若無人的親吻起來,不小心走火還會一直滾到床上去啃咬。
 
不過,這只是飽覽少女漫畫而且最近跨界去看耽美漫畫的小泉花梨的一廂情願。現實中的兩位別說那些十八禁的鏡頭,就連告白都還沒有。
 
她很氣餒。不是因為其中一位是她曾經告白,還被認真的拒絕;也不是因為另外一位閃亮著說我好像戀愛了,害她被閃痛眼;而是因為她都為他們跳槽到耽美的世界,甚至連攝影機都準備好,兩位還是毫無進展。
 
於是,小泉花梨下定決心要在聖誕節拉著兩人朝戀愛之路跳。為了不辜負網絡上的腐女朋友,背景燃燒著熊熊烈火她會咬緊牙關面對任何困難的。
 
-
 
「聖誕快樂,花梨!」
 
「啊啊、各位聖誕快樂!」
 
一邊鞠躬一邊回應隊員的祝賀,帝黑四分衛小泉花梨向著一軍的休息室邁步。心理盤算著如果計劃失敗她就要導演一幕演霸王硬上弓,搞得她的表情越發陰霾。
 
但是女孩子就是善變的,推開門的一刻小泉的表情又換上甜美的笑容。她快速的環視休息室,只有沉默在看書的本庄和難得在看雜誌的大和。眼尖的小泉瞄到封面寫著“聖誕節特輯”。
 
「鷹、大和,聖誕快樂。」她得到的回應是語調一高一低的聖誕快樂,外加爽朗的笑容和冷淡的眼波。清清喉嚨,準備念出她跟棘田準備的劇本對白。
 
「那個、棘田學長在一間餐廳訂了兩個位置,那兒的主廚曾在五星級酒店工作,本來他是要邀我去的但我沒空,你們要一起去吃嗎?」
 
瞥眼專心在文字上的本庄,大和闔上手中的雜誌回答,「的確,從外表來看能進得去那種餐廳的就只有我們了……鷹,你怎麼看?」
 
小心翼翼放好書籤本庄才從書裡抬頭,他的表情還是一如既往,「……都可以。」
 
……你就不能坦率點表達你的喜悅嗎?按捺住搶過他手上的精裝書狠狠敲打他的衝動,小泉裝出無辜的表情,「嗯,那我叫棘田學長把預約名字改成大和的喔。要玩得愉快點喔。」
 
「花梨。」叫住正要步出休息室小泉,大和推著她肩膀把她帶出房間,「……我有點事情要跟妳談談。」
 
「喔、好。」看著難得支吾的大和帶上門,她猜想他是不是發現了她的計劃,腦裡閃過千種百種說辭時卻被他的話語嚇到。
 
有點狹促的眼神往走廊飄出,確定沒有隊員豎高耳朵才悄聲開口,「就是……妳知道鷹會喜歡怎樣的東西嘛?」
 
「耶?」記憶回溯,小泉突然明白了那本“聖誕節特輯”雜誌的意義。雖然說他是嘗試了踏出第一步,但她覺得如果要買禮物就該是“呃這是我送你的聖誕禮物是我自己選的希望你不嫌棄”這種感覺。
 
「雜誌上、啊……不,好像該送些能讓他感到聖誕氣氛的,但沒理由送一棵聖誕樹或是送一隻馴鹿給他吧?但是有聖誕感覺的我都只想到這些。」
 
……你要到野外出去砍棵樹或是綁隻鹿回來嗎?我看你還是自己來扮聖誕樹比較省事耶。縱然心裡在吐槽,但小泉還是個彬彬有禮的好女孩,她拉起一個有點抽搐的微笑,「我覺得你送鷹平常喜歡的東西就好了。」
 
「平常喜歡的東西……他喜歡的就是書,但他在看哪個種類的書我又不清楚……」大和歪頭喃著,然後朝她投一個免錢的燦笑,「嗯、總之謝謝妳,花梨。」
 
「那裡,你們請玩得開心一點喔。」也回贈一個甜笑,就轉身打算要離開去找棘田匯報結果,但背後的大和又喊住她。
 
「還有…花梨。」
 
……煩不煩啊,你就不能把一次把話講完嗎?忍住破口大罵的衝動,心底像冬風般刺骨的小泉笑得如春風般溫煦,禮貌的講,「還有甚麼事嘛?」
 
「棘田雖然人比較粗魯,但還是個好人,要珍惜他喔。」然後附帶一個迷倒萬千少年少女卻偏偏煞不住她的笑臉,掉頭回去休息室。
 
以小泉為中心點,走廊裡的溫度忽然低了好幾度。她雖然掛著笑,但滿臉的陰森就知道她已經瀕臨爆發的邊緣。大和那個笨蛋要擔心我還不如先顧自己,而且他知道他跟我在聊的人就是那個拒絕我的人嗎!
 
往二軍休息室走去的小泉,一邊掏出手機傳短訊,一邊就在罵帝黑的王牌。
 
-
 
「先生,請問您有預約嗎?」門口的服務生微笑可鞠的行禮,本庄環顧店內充滿聖誕氣氛的裝飾,心不在焉的以平淡的語氣回答。
 
「有,名字是大和。」服務生示意要他跟隨。四周坐的都是一男一女的組合,而且都穿著端莊漂亮。思及此,他不自在的拉拉身上的西裝。
 
服務生領他到餐廳深處,那個過份搶眼的人一見到他走近就賣力地揮手。本庄發現大和也是穿西裝,無由來的覺得好笑。幫他拉開椅子的服務生用異樣的目光盯著他們,之後拋下一句“大和先生已經先點菜,請稍等”就離開。
 
「真難得你也會遲到。」語調缺了平日的爽朗,取而代之的是輕微的溫柔。大和拿起旁邊2003年份的White Zinfandel,微笑著倒在本庄的酒杯裡。
 
「……因為我去了挑禮物,猶疑太久不小心就遲了。」接著從紙袋拿出鐵製盒子遞給大和。
 
大和裝作受寵若驚的接過去打開,然後沉默著保持微笑。本庄送他的是美式足球頭盔的護目鏡,而且還是特別強化版本。其實,他期待的是更加溫馨的禮物,例如手織的圍巾、手套之類的。
 
沒有理會默然的對方,本庄逕自認真的在解釋,「不知道你會喜歡甚麼,所以就選了硬度加強的護目鏡,這樣就不怕像上一次一樣被你捏碎了。」
 
「謝謝你,我很喜歡,會好好珍惜他的。」即使認識了他不算夠,大和也知道當他反常的滔滔不絕去解釋,就代表他很緊張。察覺這點的大和,只覺得對方真的好可愛。然後,他也從袋子裡抽出一個包裝好的禮物遞給本庄。
 
「這個就是我送你的啦。」用手勢催促著他打開,大和一邊在解釋,「因為想要添加點聖誕氣氛,所以選了這個。」
 
撕開印著小天使的紅色包裝紙,本庄原先在想的是大和搞不好很像天使,但看到內容物的時候,心裡很不符合臉上的無表情罵了句“幹”。
 
大和送的是一本《Christmas Carol》,英文版,重點它是本兒童繪本。
 
「呃、的確很有聖誕氣氛,謝謝你。」雖然不說“我很喜歡”好像挺對不起他,但本庄發現他沒辦法欺騙自己的真心,於是只好含混帶過。但是上天就是愛欺負他。大和一臉期待的盯著他,害他只好小聲說,「我……很喜歡。」
 
「那就好,我就覺得看的書都太厚太多字。這種像賣女孩的小火柴繪本,很快就能看完囉。」還來不及吐槽說“賣女孩的小火柴是人口販賣是賣火柴的小女孩才對吧”,服務生就剛好把菜端來。
 
豬肉香蒜濃湯、照燒火腿、碎肉玉米餅、半圓南瓜餡餅……還有數道叫不出名字的菜,擺滿了整張桌子,讓他不禁傻眼,「你……也叫得太多了吧?」
 
「不會啊,聖誕大餐不都差不多嘛。」伸手替自己和本庄盛碗濃湯,大和笑著要他快點動手吃,「我都特意把火雞換成火腿,因為火雞真的有點多。這些都是美式的,我以前在美國的時候都很喜歡。」
 
「喔、好的。」老實說,看到一桌的盤點就覺得飽了,但怕冷場於是本庄拿起了裝著粉紅色酒的杯,輕嘗了口。
 
見他在喝酒大和也稍稍啜口,然後禁不住又要說話,「好喝嗎?我知道你不是太會喝酒,所以選了比較甜的White Zinfandel,看起來漂亮,而且酒精也不會很多。」
 
「是比較甜,感覺上像是女孩子喜歡的。」中肯的說出自己的意見,並在心裡暗地補句其實“我不特別喜歡”,然後開始動手喝湯。
 
由於本庄是那種不論做甚麼事情都很認真的人,所以他連吃飯也是默不作聲的垂頭猛吃。本來大和也在和他的南瓜餡餅奮鬥,但在他驀見本庄安靜吃菜的模樣就不自覺的停下手來,一直盯著他。
 
一直到要拜託他把胡椒粉遞過來,本庄才留意到他在看著自己。他輕嘆,順便拿餐巾擦拭嘴角,才慢條斯理的問,「……怎麼了?」
 
然後就在他才剛猜想為甚麼大和的眼神那麼激動時,大和就已經越過餐桌抓住他懸在嘴邊的右手,並且吻上了他。本庄只能瞪眼任憑他肆意吻著,一直到雙方都喘息才驚醒推開他。
 
知道他訝異得講不出話,大和也只是握著跟他生命一般重要的手,並在上頭烙下另一個吻,然後用輕柔的聲音說,「Merry Christmas. And also, I love you.」
 
灼熱的電流就從右手一直延伸,本庄覺得除了觸跟聽外其他三感都變朦朧了,只剩手邊的熱度和耳際環繞的話語。
 
“And now you say you love me. Well, just to prove you do, come on and cry me a river, cry me a river. I cried a river over you.”然後餐廳撥著的那首歌,女人正用她迷倒萬世的嗓子唱出一個又一個的愛情故事。
 
最後,歌從沒聖誕氣氛的Cry Me A River轉成White Christmas。孩子們唱福音的嗓音,紛紛顯示出他們對聖誕老人、聖誕精靈的期待,還唱出一個又一個的“Yes, Virginia, there is a Santa Claus”故事。
 
-
 
坐在後幾張桌子,拿著攝影機在拍本庄和大和的幕後首腦小泉,在拍到他們親吻的畫面後就乾脆的關機。她坐回椅子上,繼續吃她的意大利麵。
 
「欸,不拍啦?」在她對面的幕後首腦之二,也就是首腦部下的棘田喝著意大利菜湯,對於腐女小泉居然忽地收手不幹頗為吃驚。因為她自從墮進眈美世界後,就變得非常熱中於男性間的關係。
 
「嗯。」冷靜的捲著意大利麵,小泉腦海想的是下一場同人展中,她要推出的新刊《美足間的愛與恨》的劇情。「都走火了,會侵犯私人的。」
 
看她答話都心不在焉的,棘田知道她又沉醉在那個他不能涉足的世界。
 
然後就在小泉喝口蘋果汁冷靜下來,打算要認真思考是否要在新刊裡加進十八禁的題材時,對面的棘田忽然重覆大和的動作,握住了她的手。就在她就想要躲避還是要打甩他一巴掌,他卻突然很認真的開口。
 
「花梨,妳以後要出同人我都幫妳付錢,妳要做甚麼我都支持妳,妳要我拍耽美電影都可以……」棘田的臉刷地就紅起來,抓著小泉的手越顯大力。「所、所以,能不能請妳每年陪我去參拜除夜之鐘啦!」
 
被嚇住的小泉先是呆著,心裡想著“也罷反正他是好人”就輕笑起來,之後也回握棘田的手說,「都好啊,不過,以後你也要陪我看紅白歌合戰就是啦。」
 
就在棘田要吻上來的前一刻,她想的是“但是參拜和紅白時間衝突了”。


End.
PR
←Next ☆  Home  ☆ Prev→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rofile


KSANA

港產,ドS文青,上圖單是賣萌用。
內心還算少女,辣食依存。
脫坑唱見廚,目前沉迷英美三次元。

Twitter/微博
→加時請務必註明是同好。

本站所有文章及翻譯均為禁止轉載。
Alive
Calendar
07 2018/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Comment
[06/27 ミサ]無題
Search
CM
*Admin  *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