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未染色的人造花
2018.08.21 Tu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2.03.16 Fri
時間點設於溫柔妄肆前,可當成前篇。

──「我和你一樣,都是個平凡人。」

──
從抱攬到親吻,從吻合到糾纏。他們每次交合都如此理所當然。




點燃之後自焚


“死蜥蝪,五分鐘給我到達校門。”
 
──去你他媽的死惡魔!五分鐘我能趕得及有鬼!
 
 
腿夾緊機車,胯下瘋狂顫抖的機械揭示出車速之快。一路狂飆的他顧不得警車追捕,只懂踏踩油門,任憑時速表飆昇。
 
每回想起惡魔的嗓線或面容,他不由自主就狠踏踏板。
 
──操!已經不是奴隸啦,我還答應他幹甚麼!
 
 
四時十分,葉柱終於趕到。遲到十分鐘。
 
清冷的校門顯示著校內的肅清,不見惡魔四分衛的蹤跡,四處只有櫻花樹的落葉凋花。慣性地邁步往泥門美式足球社辦,路徑早摸得如駕機車時穿插的明道暗巷熟悉。
 
──奇怪,怎麼一個人都沒有。
 
敞闊開明的操場沒半個泥門學生的身影,整所學校靜穆得有如死城。等終於走到經歷無數次改建的社辦時,啟開的大門又再教他訝驚。
 
直接步進去,室內的昏暗難以適應,他瞇眼。
 
然後傳來緊貼耳朵的鼻息,來不及做任何反應,下一秒就被捂住嘴撲倒在冰冷且過硬的地板上。
 
「遲到了,死蜥蝪。」
 
蛭魔的聲調不似昔日般挑釁、輕率,反而較為冷漠、淡然。沒來由,葉柱腦海竄過秋季大賽落敗後,他跟惡魔所說過的一席話。
 
──我跟你,到底有甚麼不同?
 
那時候,他得不到他的回答。這次,蛭魔沒待葉柱的應允就逕自站起。無視愕然追隨他的視線,一逕地坐在桌前打開電腦的電源。
 
被背對著,他無趣。於是坐到蛭魔的對座,注視著他的舉動。
 
「我──和你一樣,都是個平凡人。」
 
待命久到打瞌睡的葉柱被蛭魔驀然飄散在氣體中,似有似無的話語勾醒。他再三眨動眼睛,發覺惡魔表情平靜得彷如從沒開口,然後他起身擁抱他。
 
從抱攬到親吻,從吻合到糾纏。他們每次交合都如此理所當然。
 
──嗯,我知道。大家都是平凡得寂寞的人。


End.
PR
←Next ☆  Home  ☆ Prev→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rofile


KSANA

港產,ドS文青,上圖單是賣萌用。
內心還算少女,辣食依存。
脫坑唱見廚,目前沉迷英美三次元。

Twitter/微博
→加時請務必註明是同好。

本站所有文章及翻譯均為禁止轉載。
Alive
Calendar
07 2018/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Comment
[06/27 ミサ]無題
Search
CM
*Admin  *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