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未染色的人造花
2018.08.21 Tu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2.03.15 Thu
漫畫版功樹“朋友以上孽緣”的設定衍生,踢球邊鋒助理三角戀。

──急促低啞的笑聲分別溢出,無預警地他突然想見她。在彷似深森的一隅,望觸撫海藍色的秀髮,盼注視溫柔但堅定的笑容。

──微俯的赤羽突然站直,臉龐依然如夙昔平靜。飄揚著藥液味道的空氣,此刻有股佐佐木不解的繃緊感。兩人睥睨對方卻不發一語。




勘誤無缺


稍微發抖的左手把黑咖啡送到嘴邊,啜飲幾口發覺涼掉,就嘖嘖聲自話自說:冷得真快。順便將深邃的液體全數吞進,苦澀滑落時喉頭骨碌骨碌。
 
量數可觀的咖啡因被灌入,他感到清醒許多,於是接續先前被睡意中斷的工作。
 
是無可奈何或裝聾作啞也好,他沒在意比昔時更顯顫抖的雙手。現在只覺提神的因素成分在胃部攪動,把氧氣抽到腦部令自己保持精神。
 
擱於桌端的手機閃耀靛藍,沒經細察就打開接蓋壓到耳朵上。
 
「功太郎?」竄入助理彈跳卻疲乏的聲音,倏然又見憊態。懶閒地朝傳聲洞回答聲“喔”,然後他夾住話筒端起杯緩踱向廚房,從蒸餾機倒出喝剩的咖啡。
 
另一方傳達的嗓音教他放鬆些少。
 
「還沒睡?」
 
「你管我,樹里自己也沒睡。」
 
抓下糖罐,猶疑是否要加添好讓澀口味減淡。愕著半晌決意酌量,拿出小匙灑落大概兩次的分量。淺茗成品,滿意較前為甜的香膩。
 
「你認為我不想睡?是赤羽啦,他說明天練習的時間改為七時正。──真是的,都三點了才來更改時間。最氣是我撥去發現根本誰都還沒有睡!」
 
循來路回房間,安坐然後把杯子置放在書桌。面對她,他愜意得很。
 
「夜貓們肯定是壓力過大,所以去俱樂部找女生了。可惡啊,都快比賽還夜睡,分明是逃避練習吧!嘖,毫不瀟灑的!」嘴裡縱然吐出謔笑的說話,心底依舊暗恩各人的勤勞。
 
「喂,別誣衊人家。──不過赤羽的話,我倒相信。」
 
急促低啞的笑聲分別溢出,無預警地他突然想見她。在彷似深森的一隅,望觸撫海藍色的秀髮,盼注視溫柔但堅定的笑容。
 
他希冀著穿越血肉、骨骼的了解。
 
「那你也不睡?」發問時,嗓門有種如喉塞的音響。憑藉夜襲頭昏此歪理,他擅自曲解成助理的擔心,於是放由嘴巴傾瀉任何說話。
 
「哎呀沒辦法啦,誰叫我太惦掛一個叫澤井樹里的美女,搞得我整晚輾轉反側。」屬真屬偽?自己也深明要煩憂的已經夠多,不允准再增長。
 
本來預測會略見豫慢的答覆,她卻出推斷外斬釘截鐵地回應。
 
「會講這種話了?該不會是把妹王赤羽教你的吧?」同為戲耍的語調,他也摸不透她心暗處的真正意味。於是狹促一笑遮醜。
 
「你就是看不起我嘛。」
 
醒悟自己根本沒繼續鑽研資料,乾脆闔上文件夾,然後他輕嘆息,倒靠到床位上。懸吊住手機的手腕依然抖震著,徹夜未歇的眸輕闔。
 
「我沒有啊。」
 
輕描淡寫的語氣是深夜疲累時最佳的背景樂曲,籍此他放沉身軀。唇勉為其難啟開,隨便噴出“嗯”、“喔”等單音。她後來說了甚麼他全然忘記。
 
依稀憶及完全沉淪垂下手前,她說著“赤羽他……”。
 
 
順流似水,時間跳轉卻絲紋不顯違合感,就像飄逝之光陰原來比光速更早。初約時熱血沸騰,當下只篩剩苦悶、茫然等共識表情。
 
 
微粉色的眼眶稍升,驀見來人後站直緊繃身子。
 
「啊──你來啦,赤羽。」從“啊”的抑揚洩供出她徬徨不已的心情。「抱歉,因為找不到你所以要由學校轉告,特地要你從學校趕來……」
 
即使在室內,架著深色鏡片的習慣仍未卸除,反光鏡難以覬覦封隱感念。
 
「沒關係。不過,那傢伙到底──?」
 
突然咽嗚抽噎,她就俯身伏在腿上傾倒著悲鳴。隔鄰的椋輕拍亮藍髮絲以示安慰,然後接棒她的答覆。
 
「急性胃潰瘍。長期喝太濃烈咖啡,導致胃部開始潰爛。」
 
把背住的吉他置放地板,碰擊地面跟牆身的硬物隔閡著布料展出暗啞聲音,他挺拔的眉宇微皺。「不就是類似腸炎的嗎?」
 
她顫蕩的身軀教人憐愛。誰都知道,她被誰都在意。
 
「如果是腸胃炎多好辦。」粕田插嘴,停擺的腿安定地擱在水平線,卻教他不習慣。「胃潰瘍的洞口會越穿越大,不能根治簡直就如胃癌一般。直到胃完全潰爛,會難以吃喝和痛不欲生。但醫生說胃潰瘍不致死,缺乏營養才會。」
 
環瞥走廊裡停留在此門前的人,再驀視關緊的門。
 
「醫生在裡面?」全員齊搖頭,察觀怪異於是步前,打算扭動門把頃刻被助理微弱卻鏗然的嗓調拉住。鏡片後的眸瞳突地隱然訴願著某種情感。
 
「功太郎……不肯讓我們進去,他說了很多晦氣的說話。我想,你能把他勸開吧?」倏然抬頭的她粉頰淌著淚痕:「赤羽,我能相信你嗎?」
 
缺少一聲答話,他逕地扭開門。
 
 
私人病房令空間略見寬敞,潔白開明的空氣飄散著藥水消毒過的氣味。少年背向他坐在床沿,這角度角度雖說看不見,但估猜也知道他是對著窗子發獃。
 
故意不哼聲繞到他身旁,身穿一套白袍的病者著實被嚇倒。
 
「搞甚麼,進來沒聲音。我沒說允許你入門,幹嘛自己跑進來。」
 
罕有地脫下墨鏡,把它擱置在桌面。鮮紅的瞳孔擔負著深遠難瞭的感情,教他噘嘴咂舌,屁股不客氣的移回白床,眸神卻顯得遊移。
 
「不是我沒發出聲音,而是你在神遊太虛。」
 
沒有拉椅坐下的念頭,佇足床邊居高臨下地盯著把玩黑紫色頭髮的他。平常浪費髮膠的造形明顯在護士的強迫下撤銷,以往高立的頭髮當前柔順地垂楊著。
 
「誰批准你進來了!可惡,我都沒事又不讓我離開!」
 
「呼──胃穿洞還那麼精神,看來病情不很嚴重。」
 
「我就說不嚴重,他們還不肯放我走!而且、而且──」似是顧慮甚麼,突然打住閉口不言。
 
「而且──甚麼?」勾起興趣的他微俯身,唇畔漾著淡然嘲弄的笑容。「該不會,是“而且把樹里弄哭了”吧?」
 
帶點蒼白的頰瞬然塗抹上淡粉。對於他的反應,赤羽一副果然這樣的表情。倖然的嘴臉教他臉孔粉色加深,肢體誇張的揮舞。
 
「又拿我喜歡樹里的事來講!」
 
聞“喜歡樹里”四字時他不著眼地一顫,沒待過份激動的病患完話,他直接發聲打斷。
 
「反正你介意的都只有樹里的事,不對嗎?」過份淡漠的語調,只是佐佐木根本沒注意到他抑揚頓挫中異樣,依舊手忙腳亂著。
 
「誰說!我想說的是“而且把練習進度拖延了”,別給我隨便曲解!」從他紅粉的臉龐,實在難以判別這句到底是否原本想要脫口的一句。
 
微俯的赤羽突然站直,臉龐依然如夙昔平靜。飄揚著藥液味道的空氣,此刻有股佐佐木不解的繃緊感。兩人睥睨對方卻不發一語。
 
然後赤羽輕吐氣象徵結束對峙:「呼──算了。」
 
「甚麼算了?」
 
輕吸氣擺出受不了的樣子,拾起桌上的鏡框再次架上。
 
「練習的事我會處理,大家會繼續訓練。你也別偷懶,有空多點看數據,把踢球成功率再提昇吧。──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別給自己太多壓力了。」
 
“你怎麼知道”這類示弱的話佐佐木沒說出口,噘起唇的他盡力說服自己不要萌起感動的念頭。
 
「爛好人。──我就是因為看數據才要喝咖啡啊。」
 

End.
PR
←Next ☆  Home  ☆ Prev→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rofile


KSANA

港產,ドS文青,上圖單是賣萌用。
內心還算少女,辣食依存。
脫坑唱見廚,目前沉迷英美三次元。

Twitter/微博
→加時請務必註明是同好。

本站所有文章及翻譯均為禁止轉載。
Alive
Calendar
07 2018/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Comment
[06/27 ミサ]無題
Search
CM
*Admin  *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