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未染色的人造花
2018.11.15 Thu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2.01.09 Mon
──「我,不再是那個被你叫著恭彌的人。」

──「那麼,恭彌是奉命來殺我嗎?」




偷覷瞬息


梵哥利的會議從沒試過如此寂靜。先不管十代首領的前任家庭教師和其餘的守護者,平常插話最多的左右手,在這個氣氛下卻完全不想、也不能插嘴。
 
十代目瞪著桌上報告書的眼神就彷彿要把它燃燒。獄寺想開口說話,可是被山本橫過眼前的手阻止。他噤聲。但又隨即開口,忽視了山本責備的神色。
 
「我……不相信。」
 
瞬間抬頭,十代目的表情就彷彿得到救贖般。
 
「就交由我去吧。」身旁的山本在接受獄寺堅決的眼神後說,「就由我跟獄寺去調查吧。別擔心,我們這裡沒人會相信。」
 
「里包恩?」藍波詢問的眼光飄向從一開始就沉默不語地把玩黑帽子的前任教師。「你似乎有話想說?」
 
嘴角帶點笑意的殺手令人猜不透,心靈脆弱的雷之守護者紅了眼眶,眼淚在半睜的眼瞳打轉。把手上的帽子反手往藍波的頭上一套,寬闊的帽緣把他的哭臉完美遮好
 
「我沒有異議。最後我以顧問身份詢問有沒有誰反對這行動?」
 
滿臉疲憊的十代目環視各位守護者,「那麼雲雀學長呢?他還沒有知道吧?」
 
明明他才是最應該知道。

 
佇立在二十五樓的窗前,從頂樓俯瞰的景色勾不起金髮首領的興趣。令他在意的是身後的人。懶懶地靠在沙發的雲雀靜得出乎意料。眼睛難得四處流轉,落在迪諾背影、落在茶几上的信函,與平日的眼神截然不同。
 
沒有了別著風紀臂章的外套,取而代之的是一套合身的上等西裝。
 
棄無趣的景色於一旁,那張姣好的臉孔更值得一看。「吶,恭彌,二十五樓不算很高大概幾十米吧?你想跳下去會怎樣?」
 
先是沉默了幾秒,然後雲雀勾起不帶留戀的弧形。
 
「你試試看,我對這種太醜的死法沒甚麼興趣。頂多我幫你聯絡手下替你收屍。不過以你的體質為基準的話,可能會有反效果,摔不死吧?」
 
「態度真差,好歹我也是你的家庭教師啊。」
 
縱然嘴裡說著埋怨的話語,臉上卻分毫不見與之相稱的表情。心裡暗道的,是覺得今天學生的話太多了。身軀逐漸移近雲雀,直到把唇都湊到對方耳際才甘願。
 
把頭微偏向迪諾伸手可及的頭顱,抿緊的臉孔意外地教雲雀不自然。「只是曾經的教師,而且加百羅涅已經背棄梵哥利,從今關係決裂不再有聯繫。」
 
揚起雲雀熟悉的輕挑笑容,對於「背棄」一言並沒打算反駁。
 
「背叛也跟恭彌沒關係吧,反正你是一朵孤高的雲,只要順從自己的心意跟我回義大利就可以了。」
 
緊握著雲雀擱在腿的右手,卻在摸到指上的指環時愕然。「──甚麼時候開始戴著的?」
 
「你終於發現了啊。從你沒注意的時候、大概是你回義大利之前就戴著了,你要明白我始終都是守護者。」盯著迪諾的眼瞳含著了然的嘲諷。
 
「十年了,已經十年了,你能夠明白吧?只要是對並盛好的我都會做。甚麼黑手黨家族雖然跟我沒關係,但是有好處的話我願意成為守護者。」
 
然後把頭顱挪開到看不到迪諾眼睛的地方。
 
「我,不再是那個被你叫著恭彌的人。」
 
聽他這麼說的時候,迪諾認為自己聽到了胸骨底下傳出破碎的迴響。看不見別過頭的雲雀的表情,於是唇邊自然地勾勒出慣常的弧線。
 
「原來十年已經是不可填補的空隙,很好奇到底里包恩跟你說了甚麼。」手輕輕環繞比以往顯得更寬闊的肩,灼熱的唇親吻著雲雀的頸窩。
 
「不只你和我,大家都轉變得太多了,綱、獄寺、山本,連里包恩也不同了。」笑著把頭倚靠在雲雀的肩窩,活生生的氣息吐在頸邊。
 
「那麼,恭彌是奉命來殺我嗎?」
 
綻著比迪諾更嬌美的笑靨,他沒有動手去取拐子。「那麼就要問你的意見了,你想聽到我回答『我捨不得』嗎?」
 
掉頭擄掠迪諾的唇瓣,不容許他發言的雲雀笑著跟他說:「來一次最後的吧。」


End.
PR
←Next ☆  Home  ☆ Prev→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rofile


KSANA

港產,ドS文青,上圖單是賣萌用。
內心還算少女,辣食依存。
脫坑唱見廚,目前沉迷英美三次元。

Twitter/微博
→加時請務必註明是同好。

本站所有文章及翻譯均為禁止轉載。
Alive
Calendar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Comment
[06/27 ミサ]無題
Search
CM
*Admin  *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