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未染色的人造花
2018.08.21 Tu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2.01.07 Sat
──像往常一樣既輕蔑又自負的笑容出現在臉上,只是弧線好像比以往要低。

──沒有了。雲雀恭彌心想。




逃脫口


時鐘行走著,秒針跳動的聲音竄進耳裡,清晰的震動著耳膜。

舉起它擲出去,金色的鐘撞上了對面牆壁。電池蓋被震得飛脫,裡頭的電池也被拋出地上滾動。直接受到衝擊的鐘面發出一聲脆弱的碎聲,玻璃碎片散落,金色的鐘框映照得閃閃發光。

他瞪著碎片,然後伸出繃帶包裹著的手,把桌上的東西一把掃向金色屍首所在地。文件夾內的紙張滿天飛、文具撞到玻璃片發出聲響。

像往常一樣既輕蔑又自負的笑容出現在臉上,只是弧線好像比以往要低。

沒有了。雲雀恭彌心想。


加百羅涅的首領瞥眼殘骸,揚揚手叫屬下把重要的文件揀一下。

像是無視雲雀般逕直走向空無一物的樺木桌。背對著他,面向著窗,迪諾在桌上坐下。順手把微掩的淡黃色窗簾拉開,日光立刻佈滿了房間。

「真難得恭彌會主動找我,是欲求不滿嗎?」

兩手垂在身旁,狹長的鳳眼盯著迪諾的背。視線的灼熱卻沒能把他燒傷。

「你跟澤田要求安排我駐留,是不信任我嗎?」

窗戶關得嚴密,冷冽的嗓音在空曠的密室四處彈跳,傳進兩個阻礙者的耳中。寒冰般的話語碰到雲雀的臉,他感到臉部的肌肉繃得死緊。但是迪諾依舊懶洋洋的靠坐在桌上,彷似完全沒感受到冰冷。 羅馬里歐提著盛屍骸的塑膠袋打算扔掉。袋子裡邊的碎片相互撞擊。

雲雀越來越討厭那個金色的鐘。

「你不是不介意別人怎樣說你的嗎?」

「……哼。」弧形不偏不倚的掛起,又是個比平常淺的笑,嘲諷的。「總之我會自己證明,不信任我是錯的。」

臉上仰45°,深色的眼眸瞇著,一切如排練般完美。

踏著大步往門的方向,門邊的屬下早替他把門打開。可是他卻突然回頭。

走到桌旁拉下金髮,硬是把他的臉板過來。一口咬上他的唇。沒錯,是咬。尖銳的門牙啃咬著唇,直到自己滿嘴都是血的時候才被對方輕輕推開。

羅馬里歐適時離開還順道帶上了門。

血淌在不溫不寒的笑容上更令人迷惑。「你果然是欲求不滿。」

「咬殺。」


End.
PR
←Next ☆  Home  ☆ Prev→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rofile


KSANA

港產,ドS文青,上圖單是賣萌用。
內心還算少女,辣食依存。
脫坑唱見廚,目前沉迷英美三次元。

Twitter/微博
→加時請務必註明是同好。

本站所有文章及翻譯均為禁止轉載。
Alive
Calendar
07 2018/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Comment
[06/27 ミサ]無題
Search
CM
*Admin  *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