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未染色的人造花
2018.11.15 Thu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2.01.15 Sun
──瞠目結舌的臉近在眼前,手不受控制的欺上臉龐恣意妄為。指尖滑過飽滿的額、帶過金眸的眼眶、往下到挺起的鼻尖、最後定在兩片薄唇。

──迪諾閉起雙眼,等待接受有點粗暴的吻。感到雲雀熟悉的氣息就在幾公分的距離,一直支撐著的雙手突然失去力度軟下,整個人壓在雲雀身上。





仰望天空


「雲雀擁有一副美麗的嗓音,歌聲圓潤動人,繞樑三日。」

手裡執著一本《百鳥觀》大聲朗讀著有關雲雀的那頁,聲音工整得有如小學生朗誦課文。只是日文中夾雜義大利腔,令雲雀越聽越煩躁。

「吶吶恭彌,日本也有個歌手叫雲雀吧。」

興奮地把頭湊近躺在櫻花樹下休憩的風紀委員長,表情活像小孩子抓到神奇事物似的。瞇起眼,雲雀穿過迪諾的頭顱凝視一片湛藍的刺目晴空。

「叫天空雲雀還是美麗雲雀的吧。」

「啊。」被迪諾揚起的嗓調吸引,原本四處留躂的雙目把焦點放回近在咫尺的臉。迪諾的臉笑得如身後的天空明媚,「你亂講人家叫美空雲雀啦。」

只不過是一個名字,雲雀暗想。實在搞不懂為何他總愛執著於這種雜七雜八的小問題,於是輕描淡寫說道,「煩死了笨馬。」

瞠目結舌的臉近在眼前,手不受控制的欺上臉龐恣意妄為。指尖滑過飽滿的額、帶過金眸的眼眶、往下到挺起的鼻尖、最後定在兩片薄唇。

「咬殺你,讓你不能再說笨話。」

迪諾閉起雙眼,等待接受有點粗暴的吻。感到雲雀熟悉的氣息就在幾公分的距離,一直支撐著的雙手突然失去力度軟下,整個人壓在雲雀身上。

「對、對、對不起……!」有些手忙腳亂的想要爬起身,身體卻因為突然無力而沒法起來。然後雲雀的微笑令迪諾再也無法爬起。

夾帶著喜上眉梢的表情,雲雀此刻的心情無比歡暢。

「笨馬,──────。」後面的字迪諾聽不清楚,雲雀靠得太近的唇反而讓絮語都飄散。

唇瓣靠攏,互相含著對方的笑容,連喜悅一同接收。


粗魯但溫馨的親吻結束在迪諾的嘴唇被咬破。使力推開身上的壓力,讓迪諾往旁邊摔了個狗屎,自己就笑著站直拍走校服沾上的碎草。

「好好的賞櫻節都被你打亂了。」

身邊的迪諾狼狽的跟著站起,臉龐鼓鼓有點委屈地說,「你不咬我的嘴就沒事嘛……要不讓你做你想做的啦……」臉越說越紅,越垂越低。

挑起眉,雲雀的眼神落到稍遠的櫻花樹,不知驀見甚麼輕笑著。「這樣,會變了賞馬節,我可不想看著一匹笨馬裸體。」

邁步留下迪諾一個勁的在後面叫恭彌恭彌。


走到三棵櫻花樹外,雲雀對隱身在樹後的人扔個眼神。留著鬍子的下屬對自家少爺的愛人報以微笑,隨即又露出有點尷尬的表情。

「可是,恭彌你這樣對Boss沒關係嗎?」

揚起的弧形如櫻花般綻開,雲雀知道迪諾在背後看著。拉著羅馬里奧的領帶把他拉落到同一高度,在頰骨下方輕印上自己的唇吻。

「恭彌!」被吻的和旁觀的嚇得驚叫。

「比起沒種的笨馬,我比較喜歡大叔和飛機頭。」在愕掉的羅馬里奧的耳邊補上如此一句,然後帶著簡直要哼歌的愉悅心情回到他熟悉的並盛中學。


End.
PR
←Next ☆  Home  ☆ Prev→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rofile


KSANA

港產,ドS文青,上圖單是賣萌用。
內心還算少女,辣食依存。
脫坑唱見廚,目前沉迷英美三次元。

Twitter/微博
→加時請務必註明是同好。

本站所有文章及翻譯均為禁止轉載。
Alive
Calendar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Comment
[06/27 ミサ]無題
Search
CM
*Admin  *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