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未染色的人造花
2018.11.15 Thu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2.01.13 Fri
初刊於MH合本《櫻癮》。

──他不認為自己能肯定,從來也是。面對這個人,永遠只有滿腹猜疑以及滿手殘忍。有如他們的關係,源於殘虐的暴力對待。

──一種因過度關注,而漫不經心的殘酷。




紙羊


輪迴,指意識逝遠、身軀死亡後,骨殖間挾住記憶,重生。

再世的軀殼,沒法消弭前生憶念。歷經者說,上世滯留不散的回憶,只會越加愁痛。又說,永劫輪迴,只能造就迴繞悲劇。

然而,六道骸卻難以頷首認同。更甚,得拜謝永劫輪迴。

遊走六趟的記憶,紀念品有自身六道能力,以及對人類忿然、釋然的意念。借由上世遺留的人身經驗,他得以把現世揀擇得更適當、更準確。


「嗨,雲雀恭彌。」

六道右臉被垂髮稍掩,陰霾下的笑容,如漸露的日暈般害人目澀。頂樓空間廣大,寥無阻礙物,戲謔玩味的嗓聲來回彈跳著。

想揮開纏繞耳際的迴響,雲雀微側頭,然後手指圈上肩頭的金黃色鳥兒。

追著逗弄小鳥的指尖,六道彷似憶起甚麼,微曲食指抵在唇畔。「吶,恭彌,前世的你,很漂亮呢。」   繾綣愛鳥的目光遊移著,最後定在笑得惹他惡的臉上。

「那種無謂、又沒意思的說話,不要講。」

「所以,有意義就能說?那麼,『我愛你』,中意嗎?」

雲雀默靜著。詭譎的靜恬,持續暈開。亮金色鳥兒不耐地眨動羽翼,看起來像個滾動著的艷陽。

縱然異靜如此,六道依舊未被唬住,反而緩踱近背靠鐵絲網的雲雀。

「恭彌,不咬殺我啊?」

「有時候……」雲雀顯得遲疑。輕吁口氣,他瞇眼直凝著對方,滿臉放手去搏。「──我真不明白你。」

這回,輪六道抿唇不語。弧線凋淡的末端,洩出並非鄙夷的嗤笑聲。

「我,了解你的每一輩子。──你這樣說過吧。」

笑不哼聲,雲雀猜想這是默許。

他不認為自己能肯定,從來也是。面對這個人,永遠只有滿腹猜疑以及滿手殘忍。有如他們的關係,源於殘虐的暴力對待。

一種因過度關注,而漫不經心的殘酷。

「你說你了解我。可是,我認為我會更了解自我。」

雲雀額前短碎的髮,被溫度過低的風刮得停擺著。然而,半闔的眸,依然在前髮的晃影下冷眼睨盯著六道。

「而且──我不知道,你。」

明白,而非了解。察覺雲雀的選字,六道當下就了解他的意思。

──雲雀並非追求深入的「瞭解」,並非示弱般讓步。他要的是明白地「知道」,有關六道骸這人的事。所以他想說,他只是一如往昔地,看不順眼自稱「了解」他的自己。

以及看不順眼為沒法「知道」的人而苦悶的自己。

六道有點倖然,笑望著矮他沒半顆頭的雲雀。

如果是面對「並盛風紀委員長」的那個雲雀,惹他糾結的他,現在大概在躲避拐擊。可是,現今身份為「彭哥列雲之守護者」的那個雲雀,只是瞇瞳盯著他。

盯著「彭哥列霧之守護者」。

身份、地位、頭銜,是重要的,特別是在強者聳立的寂寞世界。因為有著「守護者」的名義,雲雀才會被困限於此、六道才會得到目前。

了解雲雀不會自願讓步,霧守甩動背揚的長髮,貼近雲守。手抓住通空的鐵絲網,用帶著強烈自我感情的聲音說。

「你是我的鳥兒,恭彌。明白與否,也是屬於我的。」

明白對方體諒自己不肯退步,雲雀終究睜眼。凝望著的,是講了讓他以為皮膚表層會被愛語灼穿的,那個「霧之守護者」。


新一輪遊戲開展。他誓言,依靠往昔六次存檔經驗也好,違使外掛、金手指也好,這次,他要完滿的爆機結局。

因為,出現了意外的終極頭目。


End.
PR
←Next ☆  Home  ☆ Prev→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rofile


KSANA

港產,ドS文青,上圖單是賣萌用。
內心還算少女,辣食依存。
脫坑唱見廚,目前沉迷英美三次元。

Twitter/微博
→加時請務必註明是同好。

本站所有文章及翻譯均為禁止轉載。
Alive
Calendar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Comment
[06/27 ミサ]無題
Search
CM
*Admin  *Wr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