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未染色的人造花
2018.08.21 Tu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2.01.12 Thu
意大利文15題,更新腰斬。
已填的有Buongiorno、Come preferisce、Specchio和Scherzare。




逆生卻如此合襯


01. Buongiorno.
>>早安/日安

迄今迪諾曾兩度過份奢求。

至今只餘一件。年少剛接任家族十代首領時,曾許和平永存。惜當下就瞭然近在眼前的事物實質遠在天邊,然後認命接納。

眼前少年同樣是迪諾渴望的。

沒法得知是無稽之望或希望之光,只能立誓不論咫尺或遙遠也堅守。眼眸溫柔的擄住佔據沙發的少年,俯身凝思念掛的臉。

Buongiorno,恭彌。

-

02. Come preferisce.
>>隨你喜歡

水城威尼斯風景如畫,縱橫海上的大橋小橋各顯其式。旅遊雜誌如此記載。驀見佇足橋樑的人箝著的《日本教你遊義大利》,雲雀不敢苟同。

旅遊書被移過來,修長指尖圈出一小段的簡介。眼睛沒去理解字彙,但耳朵卻不能幸免地被迫接收迪諾說出的一字一句。

嘆息橋,以往是處死犯人的地方,經長年累月的口耳相傳,愛侶會在經過橋底期間親吻期望終生相愛。盯著他瞧的眼眸綻放正面感情。恭彌,來吻吧!興奮的語調卻帶不起雲雀的意願。

無聊,我比較想要回家睡覺。而且我們在橋上。

既然恭彌說比較就是指也對終生相愛有期盼吧,那麼我們下去吻一下就回去。唇邊的笑容就似奸計得逞般,惹得雲雀一陣白眼。

你知道我的意思就不要曲解它。

迪諾臉部的肌肉扭曲得更誇張,擺出驚天動地的表情。原來恭彌是十分期待啊,誤會了你的意思很抱歉喔。微笑在唇沿盛開。

嘆息橋下水波盪漾,卻輕描淡寫地過水無痕。

定點在水面的眼光未曾挪走,臉上所示的認命表情實質只輕動了幾分。迪諾確信只有自己能理解那種微妙的變化。

然後雲雀對迪諾牽扯微笑,嗓音竟顯得甜美。

隨你喜歡吧,如果是你的意願。

-

07. Specchio.
>>鏡子

當影像投射在玻璃時,總是不由自主的出神。光滑的平面所反映的人叫迪諾,是義大利黑手黨加百羅涅的十代首領。

那麼被複製的本體呢?總是板起臉抿緊唇,邊冷眼世界邊逍遙生存。

迪諾喚鏡框外的人作恭彌。一聲一聲叫喚,清晰的震動著厚重的玻璃片。恭彌、恭彌、恭彌、恭彌。縱然未曾兌換對方喊句迪諾卻依然心甘情願。

也許影像和本體近乎相同,但迪諾深明自己存活空間僅限制於鏡框。對方挪開腳步就會從鏡面消失,令他徹底毀滅。

於是他盡力覓尋新鏡子,尋找能容納他們環繞世界的鏡。

-

10. Scherzare.
>>開玩笑

凝視眼前挺拔之人,澤田的心情除了訝異就是驚惶。基於轉變太多,滿溢得沒法準確指示異處。體格上升凡認識他的都瞭解,瀏海也輕易能辨出改變,而眼角的神色竟是既陌生又熟悉。

這是十年後雲雀前輩?

樣貌是比以往精煉的輪廓,跟十年前誤差不算巨大。縱使從嘴裡吐出口頭禪、迅即解決掉擾亂者彷似往昔,澤田依舊覺得前輩蛻變許多。

踏前,雲雀漂亮的唇線吐出十年前未曾脫口的名字。澤田綱吉,聽見自己姓名被最強的守護者叫喚,除去安心外,還有些微刺痛。

使用匣子、出入用幻術隱藏的出口,一切俐落得教澤田害怕。雲雀恭彌,徹頭徹尾變成了梵哥利家族的守護者。

失望,他曾以為雲雀是唯一能保持固有個性的人。縱使逐漸催眠自我成為家族首領,內心總希望能脫離。初遇我行我素的雲雀,澤田其實希望他能保留這份個性,變為「雲雀風格黑手黨」。

然而,在澤田吃驚地碰到咬住根草、髮型依舊的風紀副委員長時,讓他萌生了需要前言撤回的怪異感覺。

也許,雲雀前輩還是雲雀前輩。澤田心想。然後花相當大的抑制,才沒讓嘴巴問出:雲雀前輩,迪諾先生在哪裡。


Forever Tbc.
PR
←Next ☆  Home  ☆ Prev→
Comment
Name
Title
Mail
URL
Comment
Password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rofile


KSANA

港產,ドS文青,上圖單是賣萌用。
內心還算少女,辣食依存。
脫坑唱見廚,目前沉迷英美三次元。

Twitter/微博
→加時請務必註明是同好。

本站所有文章及翻譯均為禁止轉載。
Alive
Calendar
07 2018/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Comment
[06/27 ミサ]無題
Search
CM
*Admin  *Write